iBBS.ca Forum M都論坛

 找回密碼
 立即註冊
iBBS.ca Forum M都論坛 加國 查看內容

特鲁多即将下台?“加拿大纸牌屋”真相是什么

2019-2-15 16:16| views: 152| 評論: 0|來源: 自媒体

摘要: 这几天,加拿大国内最火爆的话题,就是《环球邮报》媒体爆料指,总理特鲁多办公室曾试图向加拿大退伍军人事务部长、前司法部长王州迪(Jody Wilson-Raybould)施压,企图干预魁北克建筑巨头SNC-Lavalin Group Inc.的 ...

这几天,加拿大国内最火爆的话题,就是《环球邮报》媒体爆料指,总理特鲁多办公室曾试图向加拿大退伍军人事务部长、前司法部长王州迪(Jody Wilson-Raybould)施压,企图干预魁北克建筑巨头SNC-Lavalin Group Inc.的贪腐和欺诈起诉。

王州迪也在爆料后不久于2月12日宣布辞职,特鲁多回应称这让他“惊讶和失望”。王州迪的辞职可能已经成为SNC-Lavalin丑闻的一个重要转折点。这场“加拿大纸牌屋”,正在激烈上演。
 
根据官网介绍,SNC-LAVALIN(以下简称SNC)集团公司,是一家大型的集工程设计、设备采购和建筑施工于一体的国际知名跨国公司。SNC创立于1911年,总部设在加拿大魁北克省蒙特利尔市,是加拿大最大的工程咨询设计公司。

SNC集团现有员工约5万人,在30多个国家设有常驻机构,其工程项目遍布100多个国家。该集团自上市以来,公司连续多年盈利,还曾多次在国际工程咨询设计类公司的评比中名列前茅。2018年SNC被评在全球同类企业中排名第七。可以说,SNC集团一直是国际工程设计咨询业的领头兵。
 
2015年2月,SNC-Lavalin与旗下2家子公司被控于2001-2011年期间向利比亚政府官员行贿近4800万美元。此外,SNC-Lavalin及其建筑工程部和旗下1家子公司被控欺诈,涉嫌金额总计近1.3亿元。如罪名被查实,SNC-Lavalin有可能被禁止参与联邦政府合同投标10年。
 
2018年7月,SNC-Lavalin前高管艾萨(Riadh Ben Aissa)对一项文件伪造指控认罪,被判51个月监禁。
 
2018年11月下旬,前SNC-Lavalin副总裁莫林(Normand Morin)与加拿大检方达成认罪协议,承认违反加拿大选举融资法的指控。莫林在2004年至2011年间策划了一项计划,以SNC员工的名义来解决直接向加拿大联邦政党捐款的数额限制,然后公司通过虚假退款来抵扣他们的个人开支。

最后共有至少117,803加元从SNC-Lavalin流入联邦党基金,其中自由党至少获得83,534加元捐款,加拿大保守党至少获得3,137加元捐款,保守党选区协会也至少分得5050加元。

2018年12月,加拿大麦吉尔大学前健康中心高级经理艾尔巴兹(Yanai Elbaz)承认自己犯有4项罪名,包括权钱交易、违背公众信任、洗钱等。此前他曾在2010年接受SNC-Lavalin高达1000万加元的行贿。作为交换,他向SNC提供内部信息,使该公司能够修改投标方案,获得麦吉尔大学的建设合同。

据悉,SNC Lavalin及其财团合作伙伴最后共赢得了价值13亿加元的合同,承接麦吉尔大学健康中心的设计、建造和管理工作。受贿案爆出后,该合同最终成为刑事调查的对象,并被魁北克警方称为“加拿大历史上最大的欺诈和腐败案件”。最终,艾尔巴兹被判39个月监禁。

今年2月1日,SNC-Lavalin前CEO杜海米(Pierre Duhaime)对蒙特利尔一家医院13亿施工合同行贿指控认罪,被判20个月软禁。

而就在《环球邮报》发出第一份爆料报道后,又继续爆出SNC集团涉嫌蒙特利尔雅克•卡地亚大桥(Jacques Cartier Bridge,JCB)整修工程合同期间行贿。爆料称2000年代初SNC-Lavalin公司的JCB大桥工程合同涉嫌行贿金额总计1.27亿加元。

由于陆续被爆多年来涉嫌各类欺诈和行贿丑闻,SNC-Lavalin公司的股价在过去4个月内连连重挫。在此期间,虽然SNC对高层管理人员进行了大换血,也对市场战略进行了重大调整,却始终无法彻底摆脱丑闻泥潭。而如今,就连总理特鲁多都被拉了进来。

加拿大“纸牌屋”
特鲁多受牵连,起源于2月7日《环球邮报》的惊人爆料。

这篇报道称,2015年SNC-Lavalin被指控向利比亚政府行贿4800万加元后,曾游说加拿大政府,希望政府同意延期起诉,或通过补救协议解决问题。于是特鲁多的总理办公室(PMO)试图向时任司法部长王州迪施压,希望她运用司法部长的权限,干预并推翻联邦检察官的决定,以达到不起诉SNC-Lavalin,而是以“补救协议”(remediation agreement)解决问题的目的。

但在2018年10月,SNC还是遭遇了重大挫折,加拿大的联邦检察官并没有通融一下的意思,他们打算继续提起刑事诉讼。

于是,《环球邮报》引用“匿名线人”的说法称,加拿大总理办公室的相关人员随后继续给王州迪施加了巨大的压力,要求她让检察官以大局为先,多考虑一下SNC一旦被起诉将引发的一系列负面效应,比如会牵涉进来大批无辜的股东和工人,导致大量失业等情况,由此让检察官放弃起诉SNC。

按照《环球邮报》的说法,王州迪最终扛住了来自PMO的压力,并没有向联邦检察官施压。结果,她便于今年1月14日遭到了“报复”,被特鲁多政府“降职”后离开司法部门,成为加拿大退伍军人事务部长,去负责“老兵事务”了。

报道发出后,特鲁多随即公开发表声明,否认一切指控,称《环球邮报》的爆料“是假的”。当被问及他或PMO是否曾对王州迪施压时,特鲁多重申他们从未指示王州迪或现任司法部长拉梅蒂干预SNC案件。

特鲁多表示:“无论是现任或前任司法部长,都没有受到我或我办公室任何人的指示,要求他们就此事作出决定。”特鲁多还声明,他仍然对王州迪“充满信心”。

王州迪没有对报道作任何回应。但是,2月12日,她突然提出辞职。这就带来了无穷的联想。加拿大媒体随之引爆,展开了对这一系列事件的大讨论。

对于王州迪的辞职,特鲁多发言称,如果前司法部长王州迪觉得总理办公室在要求她帮助SNC-Lavalin公司避免刑事起诉,她有义务将这些担忧告诉总理。特鲁多说,他对王州迪决定辞职感到“惊讶和失望”。
 
特鲁多还解释说,现在的情况,与他几周前与王州迪谈话,要求她担任退伍军人事务部长和国防部副部长时的达成的共识结果并不一致,也与他们之间最近的一次谈话的结果不一致。

不管王州迪是否是在对特鲁多“拆桥”,加拿大的反对党当然不会放过这个发言的好机会,他们基本上一直在向政府施压。

根据CBC的报道,保守党党魁谢尔(Andrew Scheer)在王州迪辞职当天对媒体表示,保守党原则上尊重王州迪辞职的决定。她的辞职是“政府陷入混乱的迹象”。“王州迪的辞职清楚地表明,特鲁多试图掩盖关于SNC-Lavalin事件的真相。”

谢尔说,他已经给特鲁多写了一封信,要求他保留所有与SNC-Lavalin公司被起诉相关的文件。“随着他的政府处于混乱和内阁改变迫在眉睫,他必须采取措施保护这些信息,免于它们被修改或毁坏。”谢尔还表示,“正如我之前所说的,保守党会保留所有可选方案,以便使特鲁多对此事件负起责任”。

保守党党魁谢尔

此外,新民主党领袖辛格(Jagmeet Singh)呼吁自由党国会议员支持加拿大司法委员会调查“特鲁多政府干预SNC案”的指控。辛格在一份声明中说:“如果特鲁多和自由党政府阻挡司法委员会的工作,这将会向加拿大人发出一个危险信号,我们的民主出了状况。”

而王州廸则在辞职信中称,她还会继续担任国会议员。并称她已经聘请了前加拿大最高院法官库伦威尔(Thomas Cromwell)律师,就“法律允许我讨论的话题”为她提供建议。对于特鲁多政府是否向她施压,她则以有律师—客户特权(solicitor-client privilege),也就是保密协议约束为由,拒绝

对于是否同意国会司法委员会介入调查,特鲁多的说法是,委员会自会独立做决定,他不会插手。而且,从2月11日开始,加拿大联邦道德专员迪翁(Mario Dion)已就“特鲁多政府是否干预SNC案件”展开调查。

保守党党领谢尔还称,保守党不排除会敦促皇家骑警介入调查可能性,一切都有可能。他还呼吁,关于此事,特鲁多最好放弃总理可能享受的各种特权。

不“干预”才是失职?
因为SNC事件牵涉总理办公室,甚至特鲁多本人,加拿大两个反对党都紧咬不放,声称将穷追到底。他们不仅要求加拿大国会常设委员会和联邦道德专员(Federal Ethics Commissioner)展开调查。保守党党领谢尔还声称,如果执政联邦自由党继续掩盖真相,保守党将寻求法律途径。

而王州迪以任职司法部长期间有保密协议约束为由,拒绝发表任何回应,也让保守党和新民主党的怒火进一步升级,两个反对党都在持续公开发言,一边要求联邦自由党政府增强透明度,一边继续指责特鲁多政府干预SNC涉及的刑事案件。

但面对指责,联邦政府也不是毫无反应。2月9日,多位联邦政府官员对加拿大媒体表示,如果政府对SNC-Lavalin的命运不闻不问,那才真的是失职。
因为,如果SNC-Lavalin公司被判贿赂和腐败罪名成立,该公司将被禁止在加拿大获取政府合同至少长达10年。据政府官员称,这很可能会令SNC进一步丧失外国的政府合同,并有可能导致该公司破产。一旦该公司破产,将会导致成千上万的加拿大人失业。
此外还有不愿具名政府官员向媒体透露,联邦自由党政府可能会阻止反对党试图头通过司法委员会展开的调查,因为所有前联邦司法部长王州迪曾经参与的政府的相关讨论,均属合法程序。

而且保守党也并非完全“无辜”,党魁谢尔就曾在去年5月和SNC总裁洽谈过延期起诉的问题。

2月10日,加拿大联邦保守党党领谢尔的办公室向《星报》证实,谢尔在去年5月曾会见SNC-Lavalin公司的负责人,以讨论针对该公司的案件以及可能的“延期起诉协议”(DPA)。

谢尔的发言人哈里森(Brock Harrison)在发给《星报》的邮件中称,去年5月29日,谢尔与SNC首席执行官布鲁斯(Neil Bruce)及几位公司代表一起讨论了,关于SNC的DPA的立场及简要介绍。而且SNC爆出的过往丑闻也显示,他们曾经违规向包括保守党在内的加拿大主要党派,都提供了不少捐款。

SNC的游说记录显示,布鲁斯还在2018年4月两次会见了保守党国际贸易评论家迪安·艾利森,以及2018年5月新民主党领袖贾格梅特·辛格(Jagmeet Singh)和新民主党议员皮埃尔·吕克·杜塞索。

如果SNC的DPA游说成功,意味着该公司将面临潜在的高额罚款和公司治理改革,但不会损失每年数十亿加元的联邦业务。而哈里森在给《星报》发完邮件后,并未回应该媒体的进一步问询电邮。

总的来说,目前SNC事件仍然没有任何定论,需要等待可能展开的加拿大司法委员会调查。而所谓的“总理特鲁多干预司法”也并没有实质性的证据。不过是反对党们惯常发表声明,“看热闹不嫌事大”的说法罢了。

当然,对任何党派组成的政府都应该保持多方监督。不管是自由党还是保守党,不管各自的执政理念怎样,权力需要制衡才不会跑偏,而且一旦权力失去监督,很容易就被腐蚀。

这就是为什么加拿大《环球邮报》、CBC、《多伦多星报》等大部分有影响力的媒体,在这一周不断发布SNC事件的进展,相关评论,及联邦自由党等各方反馈的原因。同时也是两个反对党不断发言,要么提供下一步的建议,要么敦促自由党尽快回应的原因。连《环球邮报》也在发布重磅的爆料后,紧跟着又发评论,称如果它们不关注、不曝光,“那么加拿大就不是一个尊重法治的国家”。

SNC丑闻演变到现在,可能还会有剧变发生。特鲁多的顾问也会给他提供后续的建议,反对党们更不会“轻言放弃”。这一切迟早都会发生。但是,发生得越早,加拿大联邦自由党就会有更多时间去解决内部分歧,并有可能赶在今年10月大选前让自己摆脱这桩丑闻的影响。
 
不管最后这一事件的定论如何,关心此事的广大华人朋友,还是应该坚定加拿大多元包容的文化理念,毕竟这是华人群体,乃至整个加拿大能不断前进和发展的基石。

最新評論

iBBS.ca Forum M都論坛

GMT-5, 2020-10-23 21:52 , Processed in 0.086080 second(s), 16 queries .

© 2013

返回頂部